婚姻之外的老婆 作者:iso1737

              婚姻之外的老婆

作者:iso1737

  我和老婆都是重慶人,我老婆叫燕,26歲,是重慶百貨公司的女裝組的組

長,重慶渝州教育學院畢業,和我是在2002年夏天認識的。

  燕身高165公分、體重46公斤,奶子不大,但總的來說,身材還是很好

的。我很愛她,在我心目中,女人只要生了孩子,真的就是很偉大。確實,女人

生孩子真的是辛苦啊!

  在去年的有一天,我喝完酒回家,也是屬於酒壯慫人膽(在我心中本身就有

一個很大的疙瘩,因為我和我老婆第一次做愛的時候,我就感覺她的陰道很鬆,

也一直懷疑她不是處女,可她告訴我,她沒有什麼問題,絕對沒有和其他男人做

愛過。呵呵,欺負我的智商啊?我上這些網站是白上的?再說,我年齡也不小了

啊),於是在我不停的追問之下,她終於告訴了我的實話,她以前在18歲時,

也就是還在讀書的時候,交了一個江津的男朋友,當然也就順理成章的發生了關

係了。

  呵,所以說,現在這個社會就是找不到處女了呢,可憐啊!

  我老婆的二妹在江津讀書時認識了一個當地人,也就是現在的連襟——平,

畢業後他們就結婚了。不過說老實話,直到他們結婚我才認識這個平,以前一點

也不知道的,搞不懂他們為什麼不願意告訴我!我心裡覺得奇怪,肯定就會瞎猜

了。不過,事情的真相可證明我這瞎猜還真對了。

  結果,平的哥哥就是我老婆以前讀書時候的男朋友。因為我老婆在二妹讀書

的時候經常都下江津去,當時我也沒有懷疑啊,姐姐去看妹妹是很正常的嘛!原

來平與他老婆是這樣認識的啊!

  我想,燕是不是做了對不起我的事呢?不過,這次我可沒有問出來,打死她

都不承認。唉!捉姦捉雙,沒有證據,我可不能胡亂冤枉我老婆的。

  那天,燕打電話告訴我,下班後會與同事去搓麻將。對於她這樣的情況,我

是習以為常了,於是就隨便問了一下:「哪些人一起打啊?」她當時告訴我了幾

個名字,其中有我以前就認識的一個女孩——佳。

  如果我沒有接到客戶的電話去談點合同的細節,也就看不到我所不願意看到

的事情了。

  當我和客戶談完事情下樓時,碰到了佳,我給她打了個招呼,問她:「怎麼

這麼快就打完牌了?」

  佳告訴我:「今天家裡有點事,下班就直接回家了,沒有打牌啊!」

  我說:「不是燕說和你們誰誰誰一起打牌嗎?」

  她說:「沒有啊,下班後她們都各回各家了,沒人約打牌。」

  這時我才感覺事情有點奇怪了,聯想到她曾經背著我跑去和前男友見面,加

上看了這麼多的淫妻小說,心裡對老婆欺騙我很可能是偷情去了的想法越來越強

烈,也有了揭開謎底的念頭。

  於是,我給我老婆打了個電話,我說:「我今天晚上有點事,要去郊縣,兩

天以後才能回家,你自己看著辦吧!」

  老婆說:「你去吧,沒關係,我自己能照顧好自己的。」

  我順便又問了一句:「誰手氣好點啊?」她說反正她手氣不好。

  就這樣掛掉電話以後,我在我們小區門口的賓館開了間房,正好能看到小區

內我們那個單元的門洞。

  就這樣,我坐在窗口一直盯著。直到晚上7點鐘左右,接到燕的電話,問我

說:「在幹啥?」

  我說:「我到地方了,正在和客戶一起吃飯。你呢?」

  她說,她剛剛打完牌,準備回家。然後她就叮囑我:「少喝點酒,晚上注意

不要著涼了。」

  我說:「知道了。」

  接著她問我:「什麼時候回家?」

  我說:「恐怕要兩天以後了,因為合同的細節要等對方老總後天回來再斟酌

一下才行。」

  就這樣,又等了半個小時,我見到燕一個人回家。呵呵,當時我覺得我多疑

了,她肯定沒有其它事的。

  又等了一會,我準備出去吃點飯的時候,無意中在窗口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

影進入我們單元的門洞,平——我的連襟。

  我不免覺得奇怪,難道我看錯了?因為平的哥哥就是我老婆的前男友啊!難

道他們兩兄弟這麼像?我仔細的看了一下,沒錯,就是平。他到我家幹什麼?難

道……這個想法連我自己都覺得大膽,但我需要知道真相啊!

  就這樣,看到平進入單元後,我在焦躁中渡過了兩個小時。直到又在窗口看

到他們下樓,也是一個走前面、一個走後面,這時我才真的確信,他們關係肯定

不正常,如果心裡沒有鬼,怎麼會一前一後的離開呢?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們肯

定還會回來的。偷情還是家裡才爽,反正我是這樣認為的。

  就這樣,趁他們出去,我抓緊時間跑回家,躲在我家的陽台上。臥室就緊鄰

陽台,陽台上有一個裝冰箱的大箱子,我就躲在裡面,呵呵,絕對安全。因為我

家的陽台是封閉式的,以前裝修的時候我裝了太陽膜,所以,我家的臥室連窗簾

都沒有,在陽台上就能直接看到臥室內的全景了。

  過了很久,才聽見開門的聲音,這次,是他們兩人一起回來的,肯定想到已

經晚上了,應該也不會有人看到他們了。

  聽到他們嘻嘻哈哈談笑聲音,我才是怒從心頭起啊!很想跳出去抓住他們,

可一想現在出去根本就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反而可能會壞事。於是,我決定繼續

往下面看,看看這對男女到底會做什麼,當然,骨子裡的淫妻慾也在作祟。

  這時,我聽到平時我熟悉的「嗯……嗯……嗯……嗯……」的聲音,這婆娘

竟然真的給我戴綠帽子了,我知道,他們現在在接吻。

  不一會,我就看到平橫抱著我老婆一路親吻著進入了臥室,平把我老婆輕輕

放在床上,手在老婆的屁股上摸了一會兒,然後撩起她的裙子,把手伸了進去。

  平的手在燕肥翹的屁股上動作著,隨著平的動作,可以清楚地看見不時地露

出燕的屁股,連燕穿的粉色小內褲也看得清清楚楚,燕的小手也按在平褲襠前隆

起的一大包上揉弄著。  兩人互相弄了一會兒才分開,平說道:「燕,好長時間沒看到你了,真想你

呀!」

  燕說:「是想我,還是想我的下面的東西啊?」

  平笑了笑,在燕的臉上扭了一把,說:「又想你,也想你下面的小肉洞。每

次在家看到你和你的老公在一起,我就想幹。」

  燕憂怨地說:「以前你還少弄人家了?我被你們兩兄弟都上了,現在我們都

是結了婚的人了中医课程视频教程全集。」

  平說:「有老公是不是就忘了舊情人?你老公在那方面和我比怎麼樣?」

  燕笑著說:「反正是比你強。」

  操!我看著他們打情罵俏,心裡忒矛盾。

  平說:「燕,我們今天再幹一次吧?今天下午太快了,沒夠。」

  燕說:「來啊,反正我不同意你也要上的。」

開;平跪在地上,把頭埋在燕的雙腿間,賣力地舔著燕的陰部;燕一隻手放在自

己的乳房上撫摸著,另一隻手按在平的頭上,一臉滿足的表情。

  我老婆燕是正宗的饅頭屄,白白嫩嫩的,有一種顫嘟嘟的感覺;一條肉縫把

饅頭分為兩半,形成兩片肥美豐膩的大陰唇,肉縫合得很嚴實,與兩側的大陰唇

一起形成一條漂亮的圓弧,伸進緊緊夾在一起的雪白大腿的深處。從側面看,是

一個與身體平行的角度,從小腹下面開始,一個高高隆起的肉包很誇張的浮現出

來,在小腹下到大腿根部形成一個饅頭一樣凸起的弧形,然後消失在大腿中間。

  分開大腿從下向上的特寫最為養眼:一條嫩紅色的肉縫把一個雪白的饅頭屄

裝點得格外美妙神秘,兩塊肥美得近乎透明的大陰唇緊緊地擠在鮮艷欲滴的肉縫

的兩側,光潔飽滿、肥膩豐美,大陰唇的肉色和大腿的肉色是一樣的,沒有一點

色素的沈澱,也是那樣雪白細膩、肉光四溢,看了令人血脈噴張,欲涎欲滴……

可惜,又被這臭小子享用了。

  平舔了一會兒,擡起頭來說道:「好長時間沒吃到你那裡了,味道還是那麼

好。」

  燕用鼻子哼了一聲說道:「誰讓你哥不好好珍惜人家了,總惹人家生氣,要

不我成了你的嫂子,你不是可以天天吃人家的咪咪啦?」

  平一臉壞笑的說:「現在不是一樣的嗎?我們也是親戚啊,你是我的大姨姐

嘛!」

  燕說:「你們兩兄弟最壞了,把我們兩姐妹都搞了。」

  平呵呵笑一下說:「還不是你,是你忘不了我們兩兄弟,非要把你妹妹介紹

給我。不過說實話,你妹妹可趕不上你啊,不管容貌還是身材以及床上功夫,都

比你差啊!要不是為了能和你經常在一起,我才不要你妹妹呢!」

  燕驕嗔的說:「少在這裡得了便宜還賣乖。」

  這時平站了起來,讓我老婆燕雙手扶著床尾,屁股翹起來,平站在燕的屁股

後面,用手扶著粗大的東西,慢慢送進了燕那本屬於我一個人的小肉洞。

  我當時很想衝出去,但我隨即想到了如果我衝出去,我和燕的關係可能就完

了,這個家也就完了,孩子也沒有了媽媽。說實話我是很喜歡燕的,理智阻止了

我。

  我想,既然燕以前就讓平幹過,再多一次也沒算不了什麼。最多,我堤外損

失堤內補,靠!一定要想辦法把平的老婆——我的姨妹幹了!

  平努力地衝刺著,小腹撞在燕肥厚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聲響,燕的嘴裡

也發出我所熟悉的「啊啊」輕聲呻吟聲。

  燕全身上下一絲不掛,兩個奶子隨著平的撞擊來回擺動,兩人接觸處傳來男

女做愛所特有的「噗哧、噗哧」的聲音,燕也不時地向後聳動小屁股,讓肉棒進

入得更深。

  就這樣大約過了十分鐘,燕和平的喘息聲越來越大,燕終於忍受不住了,嘴

裡發出了快樂的「哼……哼……哦……哦……喔……」聲音,聲音越來越大,終

於全身一陣痙攣,達到了高潮。

  平在燕陰道的收縮擠壓下也猛力地幹了幾下,然後把身體緊緊地頂在燕的屁

股上,在燕的陰道中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射精後的平無力地坐在地上,燕仍用雙手扶著床,無力地喘息著,從她粉紅

色的小肉洞中慢慢地流出了大量白色的精液,順著她的大腿向下流著。

  糟!戲倒是看完了,我怎麼辦?難道我就在冰箱箱子裡坐一個晚上?

  過了一會,我看到兩人又重新抱在一起撫摸著。我老婆每次做完愛都要我撫

摸的,原來,這是以前留下的習慣。靠!

  這時聽到兩人在輕輕的說著話,平說道:「我等會還是得走,萬一傑哥(指

我)回來怎麼辦?」

  燕說:「你放心吧,他說了今天不會回來的。」

  我看平輕輕搖著頭說:「還是不要了,不怕一萬怕萬一呢!再說,明天我哥

也要來,讓他知道我先來吃了獨食,會揍我的。」

  燕用鼻子哼了一聲說:「管他呢!」

  平說:「這樣,我還是先回我剛才的那個賓館睡,明天我們再電話聯繫。」

  燕無奈地說:「那好吧!你等等,我穿好衣服送你下樓,你這樣的年輕人,

再說這樣晚了,出小區的時候會被保安詢問的。」

  隨後,他們起床穿好了衣服。

  呵呵,我可謝謝你了,你要不出去,我還不知道今晚怎麼睡覺呢!

  這時,我又聽到平摟住我老婆就是一吻,接著說:「洗乾凈些,養足精神,

明天我們兩兄弟都來陪你。你等會打電話問問傑哥,是不是要後天才回來啊,這

樣,我們才能在你的大床上翻滾呢!反正我們明天下午就要走的。」

  燕柔柔的答應道:「好了,我等會打電話問吧!」

  接著他們就出了門,我抓緊時間跑出家門,躲在安全通道的拐角處,聽到老

婆回來以後關門的聲音,我才在下一層坐電梯從後門回到了賓館。

  我坐在床頭,不停地抽著煙,心裡難受,但同樣也很性奮,肉棒硬得嚇人。

  我在想,明天他們兩兄弟同時要操我老婆,我怎麼辦?等會老婆打電話來,

我怎麼說?回去,還是不回去?我思量著,如果我說我明天回家,那我老婆肯定

會到賓館幽會他們;如果我說不回去,那他們肯定會在家裡玩,我也能繼續看一

場好戲。對,就這麼著,反正按我老婆和男人上床的順序,我也是最後一個,都

被他們幹過了,再幹一次又有何妨?總之,我多出去幹幾個女人就行了。

  想到這裡,電話響了,果然是老婆打過來的,我依照先想好的,說肯定會後

天下午才會回去的。這次,一定要把合同拿回去。老婆接著叮囑了我幾句就掛機

了。

  我翻來覆去睡不著覺,肉棒漲得難受,只好跑到衛生間去手淫了一次才算好

點。

  躺著床上,還是睡不著,也不知過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覺到天亮了!我

翻身起床,跑進小區,躲在安全通道。我知道我老婆不會這麼早起床的,因為只

要是下午上班,她上午都會睡到至少8點才起床。

  果然,8點40分左右,老婆出來了,也沒怎麼打扮,還好,肯定是出去吃

早餐。我急忙跑進家裡,還是躲在冰箱的箱子裡,等著看兩頂綠帽是怎麼戴的。

媽的,我冤不冤啊?

  一會,老婆就回來了,聽著她化妝、洗澡,剛收拾停當就聽到門鈴響,他們

來了。

  果然,我聽到平和另一個男人說話的聲音。平說:「你起得挺早啊!知道我

們要來,工作做得怎麼樣了?」

  燕說:「你討不討厭!」

  接著聽到另一個男人的聲音,應該就是平的哥哥川:「親愛的,兩月不見你

了,你還是那麼漂亮,可想死我了!」接著就聽到接吻的聲音。

  一會,燕說:「你們快去洗澡吧,我在臥室等你們。」

  我看到老婆進了臥室,脫下了衣服在被窩裡面躺著,一臉的性奮!靠,什麼

跟什麼嘛,我心裡滋味可不好受啊!不過,我終於知道了我老婆還是個淫妻。

  他們洗完澡出來,立刻圍到了我老婆的身邊,一人一個乳頭開始舔了起來。

他們兩個都只穿了一條很小的三角內褲,胯下鼓鼓囊囊的鼓著一大塊。

  平把被子完全掀到一邊,讓老婆得全身都暴露出來,她兩腿交叉著,緊緊地

夾在一起。他們中的一個川轉移目標到下面,用兩手分開我老婆緊緊夾在一起的

大腿,讓她陰部暴露在他們的眼前,然後用手開始撫摸她的陰部。

  我在箱子裡看著燕緊緊閉雙眼,一動不動,時不時發出一兩聲輕微的呻吟。

  過了一會兒,川開始用舌頭舔我老婆的陰部,他的口上功夫很不錯,不一會

老婆就開始大聲的呻吟起來,同時把平正在吮吸她的乳頭的頭緊緊抱在她豐滿的

乳房上。

  我看見他們的三角褲越來越鼓了,他們突然同時停止了動作,飛快地脫掉他

們的內褲。兩兄弟可真是有默契啊!說實在的,他們兩個的那個東西都比我的粗

大,川的陰毛很濃密,一直延伸到了腰。

  這時平半坐在我老婆的身上,用他的大東西去刺激我老婆的乳頭,川則開始

準備進入我老婆的身體了。

  這時我看見川正把我老婆燕的腿分開兩邊,他的那個大傢夥對準我老婆的陰

道口,龜頭已經沒入我老婆濕潤的陰道裡了,我也看著他的那個東西在我老婆的

身體裡越插越深……終於全部插進去了,我老婆似乎鬆了一口氣。

  這時我才注意到平的蛋蛋貼著老婆的乳房,而他粗大的東西則有一半被燕含

在嘴裡。

  他們開始一上一下的抽動,一個在我老婆身體裡,另一個在我老婆的嘴裡。

老婆就這樣被他們幹了大約十幾分鐘,他們的動作越來越激烈,大概是太刺激,

老婆停止了舔平的小弟弟,開始專心承受川的衝擊,一邊呻吟著,一邊用腿緊緊

盤住他的腰。

  川越來越激動,終於在一陣的呻吟中把精液都射進了我老婆的身體裡。他剛

抽出尚未疲軟的陽具,平立刻衝上來,把他的小弟弟又插進了老婆的陰道裡,隨

著他的進入,陰道口的淫水夾雜著剛才進去的精液直往外流,屄口紅突突的非常

誘人。老婆的屁股不停地迎合著,嘴裡也不停地浪叫著。十多分鐘激烈的抽插之

後,他也把精液全部射進我妻子的陰道裡。

  在他們兩人高潮射精的時候,他們用力地將他們的陽具插向老婆身體的最深

處,我看著,覺得那是我從未到達過的深度。而他們的手則緊緊地抓住老婆的乳

房,使勁地捏著老婆的乳頭,我感覺到燕在平和川的身體下面極力地忍受著他們

的衝擊,在他們射精的一瞬間,她的手都在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3P,這就是傳說中的3P嗎?下一次,我要培養我老婆和其他不認識的人

幹,換妻不是就可以從此開始了嘛?哈!

  我看著我的燕心滿意足地躺在床上,她的乳頭紅紅的,大腿根部一片狼藉,

屄紅紅的張合著,像朵剛開的百合花,床上也濕了一大片。

  後來,那天上午直到中午,他們不斷地用各種姿勢輪姦著我的老婆,男上女

下、男下女上,兩個人的小弟弟不停地輪流進出我妻子的陰道,後進式,甚至是

站立著。我親眼看著他們把我的老婆一遍又一遍地送上了高潮,同時把他們的精

液一次一次射入了妻子的陰道、嘴裡。

  最後他們兩兄弟終於累了!在這期間,我在箱子裡也是射了一次又一次!太

累了,我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不一會,我又在老婆的呻吟聲中醒來,她趴在川身上套著他的大雞巴,平則

在後面抽插著她的肛門。媽的!這可是我從來都沒有去過的地方,每次我一提,

她就拒絕,說會痛,沒想到,我老婆的前面我沒破著處,後面又被另一個人先破

了,我老婆就這樣把處子身全部交給了這兩兄弟。

  我看見他們兩個正在輪流把他們的陽具在兩個洞裡抽插著我的妻子,我又一

次看到我的老婆興奮地接受著他們兩個碩大的陽具輪流操弄。這樣她也能玩,真

的沒有想過,我看著也同樣的感到刺激。

  這時,他們又換了一個姿勢,老婆趴在床沿上,彎著腰,川正在從後面幹著

她,平也揉著她的乳房,躍躍欲試。川不停地把陽具抽出來,又全部插進去,等

到快要射的時候就換平,平也如法炮製,足足幹了四十多分鐘他們都沒有射,最

後燕被他們幹得都站不住了,只得趴在床上,撅起屁股露出陰道和屁眼,讓他們

隨意幹,一直到吸乾他們的全都精液。

  平和川兩兄弟洗完澡就走了,因為怕人看見,不敢一起出門。

  那天,我在箱子裡看到燕起床後,換工作服的力氣都幾乎沒有了,出門走路

看著是怎麼都不自在,不知道我那可愛的饅頭屄被幹得多麼的紅腫和鬆弛。

  隨後老婆上班去了,我也從箱子裡出來,看到床單上一片狼藉,淫水片片、

精跡斑斑。我不敢說我今天就回家,因為老婆床單還沒有收拾,我不能主動地去

發現這個證據,留待她下班回家收拾吧!要不,以後可就不好玩了。

  無意中發現了妻子如此的淫蕩,是我的福氣,我會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慢慢地

引導她走上換妻這個軌道!

婚姻之外的老婆(續1)

  我從箱子裡出來,站在床邊看著床單上的一片狼藉,淫水片片、精跡斑斑,

回過頭來,看到床頭我們婚紗照上老婆那燦爛的笑靨,要不是這兩天親眼目睹,

無論如何我也不能把剛剛看到的風情萬種的騷婦和我心目中那清純可人的愛人所

聯繫起來,我迷茫地看著照片,思緒不禁回到七年前的那個夏天……

  那天我剛剛從朋友家喝了一點小酒,一路搖頭晃腦的回家,剛剛走到我家樓

下,碰到我以前的同事——劉姐,當時她也是和一些朋友吃完飯回家。一年多沒

見,我們不禁互相問候彼此的情況,又談到以前單位的那些人和事。

  正聊得起勁時,一個聲音在我耳旁響起:「劉阿姨,我們該走了哦!」

  很好聽的聲音,猶如燕啼鶯鳴。回頭一看時,發覺我被擊倒了:一個美麗的

女孩正站在我的身旁!

  她身材高挑、容貌秀麗,一襲白色連衣裙,宛如泉水一般清澈明凈!我眼睛

不禁看得直了。

  「喂,看什麼呢?」劉姐叫我,我「嘿嘿」的傻笑了兩聲。

  「這是我朋友的侄女,叫燕。」

  「你好!」她大方的伸出手來和我握著。

  「你也好!我叫傑。」當時我傻乎乎的回應著,這是後來老婆告訴我的。

  接下來,她們回家了,留下我傻乎乎的站在那裡不停地拜拜,拜拜……第二

天,我給劉姐打了電話,告訴她我想和燕認識一下。劉姐在電話裡說:「我就知

道你小子這兩天會給我打電話,瞧你當時那樣。」

  呵呵,接下來的情況我就不用一一贅述了,戀愛經過不談也罷,總之我們互

相喜歡,彼此相愛!

  記得我和燕的第一次,發生在我們認識兩月後的一個晚上,那天我的朋友聚

會,喝多了點酒,她送我回家。正當她將要離開時,我拉著她的手,順勢一帶,

將她攬入懷中,吻了下去,我的舌頭像蛇一般滑入她的口中,與她纏綿在一起。

  粗重的鼻息,極大地刺激著我們,我的雙手在她的後背和腰上來回撫摩,最

後停留在她那渾圓的臀上。我用力地搓著,迫使她的陰部與我的下身緊緊相貼,

我左手攬住她的腰,右手迅速從衣底探進,直奔乳房而去,好滑,好挺!

  我一邊隔著胸罩用力地享受她的乳房帶給我的快感,一邊用舌頭深深吮著她

的舌和唾液。此時燕已經嬌喘連連,我的左手也趁機進去摸到她真絲的內褲,手

感不錯,我盡力感受著她渾圓的屁屁帶給我的歡樂。

  我在她耳邊輕輕說:「燕,我愛你!給我。」

  燕沒有說話,又將嘴唇貼上我的嘴唇,用行動回應著我。

  我迫不及待地脫去了她的上衣和胸罩,粉色的乳頭傲然挺立在我的眼前,不

算大,但很吸引人。我用手撫摩了一下,就一口含住一個、一手玩一個,弄得燕

直哼哼,身體前後晃動,讓我全身都快充血了。

  我將自己的腦袋深埋在燕的乳房中,感受著她奶子的溫熱,並來回吮吸她的

奶頭,手也不斷地搓揉。我張大嘴含住了她的乳房頂部,輕輕地咬著,燕不停地

呻吟著,告訴我她的快感。

  我翻身起來,將燕放在床上,繼續著剛才的動作,又在她性感的小腹來回輕

咬。我的手解開了燕的牛仔褲,一隻手探到下面的陰阜,輕輕地撫摩著,接下來

我感受著她的小陰唇,她的小陰唇有點外翻,感覺有一條縫,我用中指摳進她的

陰唇內,大拇指按住她的陰蒂,燕呻吟的聲音也隨之大了起來,這時她使勁將我

的頭往上摟,跟我激烈地親吻起來,腰部不停地扭動。

  我知道,該到下手的時候了。我跪在她的兩腿之間,扶著我的小弟弟,對準

那早已汪洋一片的桃源洞口,慢慢地挺了進去。

  「喔……」只聽見燕嬌柔的叫聲,而沒有女孩破處時的痛苦聲。我的小弟弟

在沒有受到一絲的阻礙情況下長驅直入,雖然有一絲陰影,但也是一掃而過,快

感隨之而起,小弟弟被嫩肉緊緊地包裹著,我輕輕的抽動,盡享從下體傳來的陣

陣快感。

  燕嘴裡不停地傳來嬌喘聲:「啊……啊……嗯……啊……」

  我挺起身,用力抓住燕的一對小乳房,不停地抽插著。隨著我抽送的力度加

大,頻率加快,燕也明顯地快感增強,鼻頭上開始滲出一層細汗來。又抽送了幾

十下,我感覺體力不行了,但我依然保持著剛才的姿勢。

  我繼續抽插著,將全身的力量都壓在了燕的身上,我每一下都將龜頭插入她

的陰道深處,燕拼命把屁股往上擡,叫聲越來越大……突然,陰道裡傳來一陣陣

強烈的收縮,給我的龜頭帶來一陣急促的壓迫感,我想燕恐怕要高潮了。

  於是我更加快了速度,抽插時撞擊屁股的「啪啪」聲和燕那越來越急促的嬌

喘使我更快抽送。突然感覺背心一麻,精關隨之一鬆,陰道內傳來的暖流使我的

精液猶如出膛的炮彈一般射入燕陰道的深處……我們同時達到了高潮。

  退出美好的回憶,眼前再次看著淫靡的場景,第一次和燕做愛如此美好,直

到我們結婚、生子到如今,我們的性生活一直都很和諧。

  雖然第一次我感覺她不是處女,但我覺得無所謂,正如古文所說,「寧可娶

婊為妻,不可娶妻為婊」,我可倒好,兩樣都佔了。從SIS中看到的淫妻文章

使我心裡矛盾重重:家有淫妻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還有,燕居然會玩3P,如果說與老情人幽會的話,那為什麼和我的連襟平

也扯上了一腿?帶著這樣的疑慮,我回到賓館,坐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恐怕,

只有到時找機會問問了。

  第二天中午,我回到家中,床單已經更換了,正晾曬在陽台上,臥室裡整潔

如新,彷彿昨天的一幕根本不是發生在這個地方。

  我下午出去買好菜,等著老婆下班,為她做了一桌豐盛的晚餐,我繼續做我

平時的事情,不想讓她知道我已經知道她做的一切,一切需待時機成熟。我需要

這個家,孩子需要媽媽,如果攤牌,恐怕會讓這個家不復家。至少,我知道,我

老婆還是愛我的。

  時間又在我們平凡的生活中過去了兩個月,這天,我出差回家,火車到時已

是深夜,還不知道老婆是否已經入睡。走到門口,輕輕的用鑰匙打開門,隨即聽

到一陣男人的呻吟聲,登時如被雷擊,燕又給我戴了一頂綠油油的帽子了!

  我悄悄的走到臥室門口,透過虛掩的房門,在昏暗的小夜燈的照射下,只見

兩具白色的胴體在床上,一個是燕,另一個看不清楚,但確定是個男人。

  那男的平躺著睡在床上,燕像母狗一樣跪在那男的雙腿之間,輕輕的扶著粗

大的小弟弟,先是用靈活的舌頭在他龜頭上舔著、輕咬著,然後慢慢含入口中吮

吸,來回套弄著,一下比一下含得深,一下比一下有力,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

  隨著燕的舔吮,那男的小弟弟也越來越漲大、越來越堅硬,龜頭上沾滿了燕

的口水,濕答答的閃閃發光!我想估計有15公分長。

  這時那男的將小弟弟用力頂進去,全根沒入,直頂到喉嚨,燕「嗚嗚」的想

吐出雞巴,可是那那男的卻牢牢地按住燕的頭,直到燕漲紅了臉,眼淚都掉出來

了才鬆開手。

  看到老婆被別人如此暴力地對待,我又是氣憤又是興奮。這男人到底是誰?

因為虛掩的門縫,我只能看到他們的局部,而那男的臉卻是看不清楚。怎麼辦?

衝進去?還是等他們做完?

  反正今天老子捉姦是捉定了,我要知道老婆為什麼對不起我,為什麼會一而

再、再而三的做對不起我的事?

  思緒未定時,只聽見老婆「嗯」的一聲,那男的小弟弟已經插入了我老婆的

蜜穴。這時的他們採用的是最傳統的傳教士姿勢,靠!又是平,映入我眼簾的模

樣雖然模糊,但我可以真切地辨認出就是他。這兩人又搞到一起去了,上次是這

樣,現在也是這樣。

  這時,我看到平用他那粗大的陰莖在我老婆的蜜穴裡不停地抽插著,當平的

小弟弟每一次插入時,把我老婆的大陰唇連同旁邊的陰毛全部帶進了蜜穴裡,操

得「滋滋」直響;每一次從燕的蜜穴裡拔出小弟弟時,把她的小陰唇也扯帶了出

來。此時我老婆也上下聳動著屁股來迎合平的抽插。

  只見他黑紅的小弟弟在我老婆的蜜穴裡進進出出、一下翻飛之際,用一雙大

而有力的手捉住燕的雙腳貼向她的胸前,然後用雙臂夾住雙腿,空出雙手把玩我

妻子的那一對小乳房。平的陰囊不停地撞擊著我老婆的屁眼,燕的淫水已經沾滿

了她那粉紅而嫩嫩的肛門。

  平在大力的抽插著,只聽見燕一聲大叫:「哦……」這時我看到燕那包裹著

平那粗大雞巴的蜜穴裡湧出一股股的白色液體,我老婆丟精了,在我的目睹下,

她居然被我的連襟插得丟精了。那白色的液體已經糊滿了燕的屁眼,正滴滴答答

的流在床單上。

  而平還在不依不饒地抽動著,我知道我老婆最喜歡的姿勢就是這個傳教士姿

勢,我相信,她很快便會達到下一波的高潮。

  只見我老婆燕有節奏地向後聳動著屁股,拼命迎合著平的攻擊。抽送了幾十

下以後,燕的叫聲又開始加大,頭也開始不停地擺動,我真擔心她會昏過去。這

時平依舊在大力地猛衝急送,燕急促的叫床聲不停地傳來。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們的陰陽結合部,這時床單已經濕了好大一片了,忽地

平發出了一聲低吼,只見燕的屁眼一陣收縮,平屁股不停聳動,抱住我老婆一陣

狂吻,將一股接一股濃濃的精液射向我老婆的陰道深處,這時的他們雙雙都到了

頂峰。

  我悄然退回客廳,坐在沙發上,靜待他們收拾戰場。

  一會我聽到老婆溫柔地說:「你去洗個澡吧!休息一下,明天你就回去吧!

恐怕你傑哥也該快回來了。」平「唔」了一聲,就聽見他們開始準備下床了。

  這時我想我不能再等了,機不可失,我連忙在外面咳了一聲。我相信,這一

聲對他們來說無疑於晴天霹靂,只聽見臥室裡一陣手忙腳亂之聲。

  我說:「穿好衣服,我在外面等你們。」我點燃一根煙,靠在沙發上抽著。

  足足十分鐘以後,臥室門開了,他們低著頭走出來。我沒有大吵大鬧,揮手

就叫平走了,這時的我一句話也不想說。

  老婆走過來,淚如雨下,跪在我的身邊,不停地講述著什麼,我一點也沒聽

見,也不想聽見,現在還不到追根問底的時候。我叫燕起來,自己徑直走向衛生

間,洗漱一番後,看到燕還跪在那裡,我於心不忍,過去扶起她,向臥室走去。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助跑~~~~~~~~~~~~~~~~~~ 我推!

真是好文章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